[转]貨幣戰爭和人民幣戰略

註:本文為”乾坤一張紙 一字一星辰“網友寫的一些文章。

美國發動美圓對歐元的戰爭的三個主要戰略含義。

美國是貨幣戰爭的高手這一點大概不用懷疑,想想當年是如何通過美圓和日圓的戰爭把一度不可可一世的日本經濟弄砸的,就知道美國對貨幣戰爭的熟練。如果說在一般意義上的戰爭美國沒有什麽太多可炫耀的,那麽在貨幣戰爭中,美國幾乎是常勝將軍。而這幾年來美國在歐元一出現就開始發動的美圓對歐元的戰爭,是一個大的貨幣戰爭的序幕,其戰略野心極大,涉及的方面太多,是一個具有全球野心的事件,這裏只說其中三個主要的戰略含義。
一、經濟發動機和一般的發動機一樣,用多了可能會積炭、磨損甚至報廢。美國這個全球經濟的大發動機用了這麽多年,毛病一大堆是顯然的。但經濟發動機和一般的不同,不能說拆就拆,說換就換,最佳的方式就是在貨幣逐步貶值下進行維修,其中的原理比較復雜,這裏就不說了。總之,這次首先從貶值開始的貨幣戰爭對美國經濟發動機的修復意義是極為明顯的,這是一個主要的戰略意圖,特別在科技泡沫爆裂後,這種修復的迫切性就更加顯然了。
二、冷戰結束後,美國和歐洲的蜜月結束,歐洲和美國並不是沒有矛盾的,從政治、文化、歷史等等方面,法、德帶頭的歐盟和美國有著很多的不和諧地方,美國其實也從來沒有把法、德看成自己人,雙方都是在互相利用而已。而如果一個大歐洲真的能出現,對美國的現實壓力是巨大的,大歐洲的雛形就在歐元裏。因此美圓對歐元的戰爭從某種意義上就是一場扼殺的行動,一個弱小、分裂的歐洲對美國更有利這一點不用懷疑。曾經通過貶值把日本經濟搞砸的美圓這次是故計重演,而歐洲經濟本來問題就一大堆,這樣一弄,問題就更嚴重。另外更重要的是,歐元若最終能成功將對美國來說是致命的,因為一旦歐元最終成功,很快亞元、非元、南美元之類的東西就會出現,這簡直就要了美國的命,所以這個典型是一定不能成功的。美圓作為世界貨幣對於美國的意義,大概美國人比誰都清楚,在這上面,美國人絕對不會輕易放棄的。
三、中國的崛起雖然還不是美國現實中的最大威脅,但卻是在未來意義上的大威脅。目前中國經濟這個新發動機剛剛開始高速運轉,如果能按美國人的方式或者幹脆聯到美國人那臺發動機上面,則對美國人是最有利的。然而美國人也知道這種想法不切實際,因此更實際的想法就是制造其他地方與中國的矛盾以消弱中國經濟的發展勢頭。美國也知道中國不會輕易讓人民幣跟著升值,而人民幣不升值會制造一定的矛盾,而美國人從中煽風是很容易的。最近有關人民幣升值的全球鼓噪和這的關系大概也不用探討了。
美國是貨幣戰爭的老手、高手、常勝將軍,以上只是粗略分析美國發動美圓對歐元的戰爭的三個主要戰略含義,其他更復雜的背景和意義就不說了,而這裏所反應的問題卻絕對不能被忽視。貨幣戰爭對於中國來說是一個全新的課題,對此絕對不能掉以輕心、麻痹大意。

美國經濟將在今後一兩年的平臺整理後進入更具殺傷力的下跌,而這下跌只是更大級別下跌的前奏

近日,納指走勢繼續強勁,道指直沖上次反彈高點,以前所預計的較大級別反彈如期繼續展開。很多網絡股、科技股更是出現10倍以上的上漲,然而這裏必須再次提醒,美國經濟將在今後一兩年的平臺整理後進入真正的、更具殺傷力的下跌,而這下跌只是更大級別下跌的前奏。
其實,美國經濟2000年開始的回跌主要是泡沫所致,因此雖然來勢兇猛,但其實對其經濟的根基打擊並不大,從納指和道指的強弱不同就可以看出。這一輪下跌從本質上只是宣布美國經濟上一輪的大增長周期的結束,問題的關鍵就是以下面臨的調整是什麽級別的:是一個上升過程的小調整,還是70、80年代級別的中型調整,還是20、30年代級別的大型調整?本人認為,美國經濟以下面臨的將至少是70、80年代級別的中型調整,而且有超過99%的可能這個中型調整將是一個20、30年代級別大型調整的前奏,這個大型調整的巨大殺傷力將在2019年達到高峰。1929年的悲慘時刻將在美國重演,這個時間剛好是90年,而這個90年的一半1974年,其附近產生了所謂石油危機的中型調整。而其3/4位置出現的是1997年的亞洲金融風暴。由此可見該周期的重要和準確性。
上面的預測可能很多人都覺得是天方夜談,但它是建立在一個大的經濟周期的判斷上的。至於短期來說,由於美國經濟上一段的下跌是通過刺激消費來抵抗的,其現象是,股票跌,樓市旺,結果使得當再一次面臨經濟動力不足時,樓市和股票一起成為下殺的動力。道指的7500點是一個關鍵的位置,一旦在下次下跌時有效跌破,將迅速跌到5000點附近,而納指的1000點並沒有任何神聖不可觸動的意義。看看日本股市從10年前50000點附近跌到現在不到10000點還沒有止跌跡象就知道其下跌的動力的強大。
本人最後還給出一個預測,就是支持1929年開始的大經濟周期的信用經濟將是毀滅整個大經濟的最重要動力之一,具體的就不說了。寫到這裏不妨再送一個大包:歐元的圓弧已經走完,其後一段時間將進行右平臺的整理,一旦整理成功將走到1。5美圓以上,當然這不是這幾個月的事情,和美國經濟的這次反彈力度有關。不過可以說的是,在N年以後,一歐元換2美圓並不是一件特別奇怪的事情。如何正確認識美國經濟的這次調整,不要給所謂的吹鼓手擾亂,則是中國政府必須嚴肅對待的問題。敵人的失敗就是我們的機會,如何利用,是該好好想想了。

美圓與歐元之戰的走勢分析以及人民幣在其中扮演的角色。

所有的現代戰爭,從根本意義上就是貨幣戰爭,這是由現代社會的高度資本化程度所決定的。對於一個高度資本化的社會來說,任何脫離資本的活動從根本上都是無意義的,戰爭也不例外。
美圓與歐元之戰從歐元沒有開始就開始了。當時美圓對馬克、日圓的那一輪升值攻勢就是為了對歐元出現後的走勢埋下伏筆。本來歐元在設計時幣值就出於保守有了很大的折讓,但當歐元一出來時,很快就被打到1美圓以下,這個下馬威顯然是為了動搖各國對歐元的信心,至少是使得各國外匯儲備中美圓變歐元的速度一下減慢,出現明顯的觀望。
然而歐元也是有備而來,在0.85附近出現明顯的護盤,從其走勢圖可以看到爭奪的激烈,伴隨的是一個下傾的多重底走勢。從某種意義上是美國自己最後堅持不住救了歐元,其最直接原因就是網絡泡沫的破滅,股市特別是納指的大幅下挫使得部分穩健的資金流出美圓資產換成歐元,這樣就支持了歐元,使得歐元終於緩過一口氣來。也就是說,歐元終於避免了夭折的危機。
歐元的成功登陸使得美圓必須面對和歐元一起玩下去的局面,而歐元不死,就意味著歐元在低位徘徊對美圓極為不利,特別在美國經濟遇上大麻煩的時候,低位的歐元可以慢慢把美圓資產資源吸走。所以伴隨著帶有多種目的伊拉克問題的熱炒,歐元也被迅速拉起。目前大概就在歐元的最初定價附近徘徊。這個幾年的大U型走勢看起來簡單,裏面的戰略意義卻一點都不簡單。
從目前的情況下,在歐元初始定價附近徘徊,暫時是美圓和歐元最好的選擇,這是一個相對的平衡點,走勢上在沒有新的因素出現前,維持這種局面是雙方都可以接受的。但當雙方在這種平衡狀態下是否會通過妥協對第三方犯壞,這才是問題的關鍵。目前有關人民幣升值的全球性叫囂正意味著這種可能。但必須明確指出的是,歐元其實並沒有升值,只是從一個非理性的下跌中恢復性上漲而回到原來的初始定價位置,如果說目前人民幣要升值,那當時剛出來的時候為什麽沒有人這樣說?這是一個十分明顯但卻有人故意混淆的問題,一定要特別被強調,這是反擊一切人民幣升值謬論的有力武器。
總之,目前歐元與美圓的平衡狀態下絕對不排除出現聯手騙人民幣升值的可能,因為人民幣升值對歐元和美圓都有好處而對兩者之間反而影響不大。在共同利益下,什麽事情都可以發生。目前最簡單的方式就是要揭露歐元並沒有實質升值的事實,歐元只是恢復性上漲,沒有什麽大不了的事情,大家就別吵了。只要人民幣堅持不升值,美圓和歐元之間的平衡又將被打破,之間又會鬥起來,這才是人民幣不升值的一個直接重要的結果。

在歐元有效升破2美圓之前,人民幣根本就沒有任何升值的義務和考慮的需要。

由於貨幣的波動是不斷的,總的來說,除非出現斷裂性的上漲或下跌,從長期來看,總是圍繞某個價值中心進行震蕩性走勢。任何偏離價值中心的走勢都可以看成是一種將被修正的走勢。例如,歐元出現時,為了讓歐元能夠順利登陸,其幣值是有一定折讓的。如果正常來說,1歐元應該有1.2美圓左右,這個可以看成是歐元的一個價值中心。而歐元在0.7和2美圓之間波動,完全是一種正常的走勢。在沒有完全確認這個波動範圍被打破之前,都可以看成是一種圍繞價值中心的波動,也就是說最終還是往價值中心回拉。因此,從長期看,該區間只要不被打破,仍在正常的價值結構中,沒有什麽值得大驚小怪的。
而人民幣並不能自由兌換,因此人民幣沒有任何必要對歐元在該上述區間的短線走勢作出任何反應。在歐元有效升破2美圓之前,人民幣根本就沒有任何升值的義務和考慮的需要。因為一個非自由兌換的貨幣完全沒有必要對一個正常價格區間的短線波動作出反應。任何短線走勢最終都會被修復,任何基於短線走勢的反應都是多余的。
以上是對付人民幣升值叫囂的一個很有力的技術上的支持,對此應該有很明確的認識。任何有關人民幣升值的爭論在歐元有效升破2美圓之前都是沒有意義的。當然,如果N年後歐元真的有效升破2美圓而站在人民幣總體貨幣戰略上出現了讓人民幣升值的理由,那人民幣就升值;否則還是不升,到時候找理由還是很容易的,而任何理由的前提都必須站在中國整體的人民幣貨幣戰略上,離開了這一點,一切都沒有意義。

從提前一周出版的“商業周刊”文章看美國正企圖用人民幣問題向中國舉起大棒

本應7月21日才出版的“商業周刊”提前了一周出來了,裏面最重要的文章就是耶魯大學經濟管理學院的院長傑弗裏.加滕的文章。題目是:中國如何對全球經濟復蘇構成威脅。
文章無非就是站在美國的立場上,對人民幣不升值進行無端攻擊,認為這已經構成一個爆炸性的全球事件。對這位的那些理由這裏沒有必要進行分析,所謂立場不同,沒什麽好說的。不過這位的分析中卻無意中證明了本人在一個多月前用打噴嚏打噴嚏馬甲預測的正確。他說,雖然目前美圓貶值了20%,但這只是其應該貶值幅度的一半,美圓還要至少貶值20%。也就是說,美圓的戰略企圖是至少要到1.5 歐元。在1個多月前,本人說美圓經過平臺整理後將先上去1.5歐元,而幾年後見到2歐元並不是一個奇怪的事情。如果美國真有這個戰略計劃,則本人的預測將會被驗證。值得註意的是,其人的身份和所在大學都很有意義,對此不能忽視。
另外,其人文章中還有一點就是暴露了目前美圓資產逃離的嚴重,這也是本人反復強調的:穩定匯率,吸進美圓資產,使人民幣成為一個大蓄水池。美國當然不能接受這種趨勢,但這種趨勢正在形成。在文章中,其人也如本人所料地挑撥中國和歐盟的關系,認為人民幣不升值,壓力都會到歐元那裏,這樣歐盟太吃虧之類。這些小伎倆就沒意思了,但對策一定要有。最簡單的就是用一些大的引進安撫歐盟,還有更高明一點的就是在美國和歐盟之間打入楔子,這個問題比較敏感,就不說了。
從這次“商業周刊”不尋常的舉動看,美國正企圖用人民幣問題向中國舉起大棒,各方面的壓力正在加大,而這應該是在預料之中的。對這,禮尚往來,中國方面怎麽都應該組織一些人寫出相應的文章進行反駁,另外對歐盟進行安撫,還有一些技術上的處理,都必須加緊進行了。

用盡量通俗的語言講解國際資本在國際間流動的機制以及人民幣不升值的意義

用盡量通俗的語言講解國際資本在國際間流動的機制其實並不是一件很難的事情,但由於經濟學被一幫無聊的家夥把持,經常把一個簡單問題復雜化,所以這裏,盡量不按他們的思路來。
最簡單的情況,在美圓目前貶值的情況下,例如你現在有一筆美金,如果你準備留在美國,那無所謂匯率的問題(當然,如果匯率波動太大,象阿根廷、泰國那種也是有影響的);如果你希望離開美國,那你選擇中有兩個關鍵的因素,一個是商品價格,一個是投資機會。對於商品價格來說,如果換成升了值的歐元,能換到的數量顯然比原來少,但歐元區的商品價格,如果是歐元區本身生產的。並不會隨著匯率高了而價格低;如果是其他地方如美圓區進口的,按歐元是價格低了,但按美圓算至少沒變。所以這樣一來,同樣的美圓資本在幣值上漲的歐元區相對於變高的商品價格,就縮水了。
其次,歐元匯率高了以後,出口的壓力就大增,而現在都是世界市場,出口一成問題,值得投資的機會將大減。這樣一來,無論從商品價格還是投資機會,從美圓流入升值以後的歐元區都是不合算的。而與相對美圓匯率不變的人民幣區,以上這些問題都沒有,因此美圓資本流入人民幣區就是一個很好的選擇。而且這也是目前的實際趨勢。
而對於美國來說,人民幣也象歐元一樣升值,則美圓資本的流走將被抑制,這有點象股票的套牢,一般人就套住那裏等解套了。但人民幣不升值,美圓資本就有一個不用等解套就可以逃走的機會。雖然和歐元相比,換成人民幣好象也是貶值了,但貨幣只有在商品價格和投資機會中才有意義,而這在人民幣中是沒有問題的,首先相對人民幣區的商品價格,美圓換成匯率不變的人民幣後並沒有貶值,另外,人民幣區的投資機會也會相應增加,這樣,人民幣相對於美圓資本就構造了一個吸引作用。而資本流入對美國經濟是最關鍵的,一旦目前出現的負資本流入延續。美國經濟有崩潰的危險,這也是為什麽那個反華教授把人民幣不升值看成是一個爆炸性的全球事件的最重要原因。對於歐元區來說,人民幣不升值對其商品的競爭力產生極大影響,從而影響其投資機會,最終也會影響其資本的流入。所以給歐元制造一些投資機會安撫一下他們是比較好的。
全球化從根本上說就是資本的全球化,全球競爭從根本上就是資本的競爭。只要人民幣不升值,在全球資本競爭中就處於無人能比的位置,最終吸垮美國的可能極大。在這裏不妨給出一個預言,就是在這次美國資本市場的大反彈結束後,美圓區的資本將以前所未有的速度逃離。這是一個最快一、兩年就會出現的趨勢,中國目前一定要加快金融、資本體系的建設,把池子挖深一點,當那趨勢全面到來的時,能夠盡量多地吸進美圓資本,這就是一個現實中真正的吸星大法,不管是否看過金庸小說的人大概都能明白。

用盡量通俗的語言講解匯率的形成機制以及美國的貨幣戰略

首先說明,由於上月整天吵架,希望說的東西沒說多少,有人問本女正經一點的馬甲有沒有,所以就有了這個,至於專門吵架的也有,就是和壞男人有關那個,相信有點智力的都看出來了。所以這個馬甲是不吵架的,那個專門吵架,有事找那個去。
有一些書呆子一說起匯率,就會背一大堆定義,但那沒用。就象在股票市場說市贏率一樣,都是一些無聊的把戲。匯率說白了就是大國間的遊戲,和莊家坐莊沒有什麽區別。有人可能說,貨幣每天交易量那麽大,怎麽操縱?你以為坐莊都一定要靠錢去拉擡,那是最笨的方法,操縱最終只是操縱人心,只要有人就能操縱,在金融市場不明白這個,不虧錢就怪了。
美國是匯率操縱的高手,但匯率的操縱還是為了其總體利益服務的。美國經濟目前面對的最大危機就是泡沫化,而美國目前0以下的儲蓄率使得其經濟的危險性達到空前的地步。從某種程度說,美國這只莊股已經玩得高處不勝寒了。和莊股一樣,目前的關鍵是不能讓資本大量逃離,否則就會連續崩盤跳水。由於2000年的下跌速度極快,大多數遊資都不能有效離場,所以大規模的資本逃離還沒有出現。而目前的大級別反彈正構成資本逃離的機會,一旦反彈到位,預期中的大規模資本逃離才會真正出現。
為了避免以上情況出現,美國唯一可行的貨幣戰略就是在該大反彈到位前把貨幣貶值到一個相應的地位,這樣才使得美圓資本套現後不能以一個較高的匯率出逃,從某種程度上就是在貨幣層面為美圓資本加了一個套,這樣套現出來的美圓資本逃離的決心和力度將大幅度減少。這是美國阻止美國經濟這個大莊股崩盤的唯一非戰爭的可行辦法。
但是這個辦法唯一的罩門就在,如果有一個容量極大的貨幣緊貼美圓,則美圓貶值的所有如意算盤將打不響,而人民幣正好就是這種貨幣。人民幣與美圓的掛鉤使得美圓資產變現以後有了一個順暢的逃跑渠道。人民幣經濟比美圓經濟最大的優勢在於泡沫化極低,儲蓄率極高,這對於美國經濟是一個致命的威脅。只要人民幣戰略得到堅持,把池子挖好,則美圓的貶值戰略將徹底破滅,一旦該戰略破滅,美國經濟將面臨最巨大的沖擊,這也是以前帖子裏面預測2019年90年大周期世界經濟大危機的現實基礎,正確的人民幣戰略將加快、加深這個進程。

向不學無術的左派用最通俗的語言說說貨幣增長和經濟增長的關系以及美圓的罪惡背景

對於一般人來說,大概也是很清楚手中的人民幣究竟是怎樣來的,很簡單,就是印出來的,而不是長出來或其他方式出來的。只不過對於人民幣來說,只有一個被法律認可的印的地方,如果誰沒事也去印一下,等待是什麽大家也應該很清楚。當然,印人民幣不同其他,一定有一個標準,如果都象金元券那樣印,大家又要用一個大麻袋裝錢去買米了,所以這裏不妨說說印的標準。
粗糙地說,幣值可以看成一個經濟體的總量除貨幣總量,也就是說幣值代表了單位貨幣的經濟量。那麽對於正常的封閉經濟系統來說,為了保持幣值的穩定,貨幣增長必然也必須和經濟增長相當,這樣幣值才能保持穩定,這是小學水平的人從上面定義的比例關系中都能夠知道的。換言之,印鈔票就要以經濟增長為標準,一旦脫離這個標準,一切就亂了套。然而,實際上並沒有封閉的經濟系統,一旦兩個以上的經濟系統出現交流,就必然有不同貨幣間幣值相比的問題,一般人通常說的是後者,例如和人民幣比美圓是多少之類,這種幣值是在兩種不同經濟系統交流中產生的,和前面單系統中產生的幣值有著本質的不同,而往往一般人被常識所迷惑,把這兩者搞混了。
由於有不同的經濟體,所以就有著不同的印錢的中心,而這些經濟體又是聯系的,如果有一個印錢中心犯壞,超過其經濟增長狂印,而由於這種錢大家都認,也就是所謂的世界貨幣,這樣在後一種幣值意義上,就可以被現實化,而這意味著,這種現實化是在剝削其他經濟體的利益基礎上的。美圓就是這樣一種貨幣,由於美圓是準世界貨幣,因此它狂印也沒事,多出來的都有世界各國給承擔了,這是美國經濟繁榮的一個巨大秘密,但目前的問題是,這些多印的美圓已經多得超出了全世界人的承受能力,美圓只不過是一個美麗的泡沫的原形畢露。
現代社會是全球性的資本主義社會,而貨幣化是其最主要的方面。而通過貨幣的無形掠奪,是以前殖民化有形掠奪的超級版,美圓說白了就是在一個意識形態上的抽血機以及物資基礎。但對於不學無術的左派來說,被美國怎麽剝削了都不知道,其實,只要在這個地球上,只要美圓作為準世界貨幣存在,任何一個非美圓體系的人就受著美國的剝削,這是全球性的真正的奴役。

從格林斯潘對人民幣的突然表態以及美國的巨大赤字說起

美國聯邦儲備委員會(Federal Reserve)主席格林斯潘(Alan Greenspan)周二稱,中國央行買進美元以阻止人民幣升值的做法可能在長期內會給中國帶來通貨膨脹問題。還有一條相應的新聞是美國2003財政年度預算顯示,政府赤字將達到4500億美元,比先前估算的高了50%。這兩條看似不相關的新聞,其實是有著密切關系的。
格老當然不是格老子,而是大名鼎鼎,無數搞經濟的人的偶像,但在本女看來,也不過爾爾。拜這位格老從1998年後的連續失誤,美國經濟終於走到今天的地步,希望這位繼續出昏招,則中華有幸。但這位有關人民幣的言論可不是昏招,是全球人民幣升值大合唱的一部分。至於驚動到這位也出面,主要是美國經濟之爛他們自己太清楚了,4500億美元的赤字意味著什麽?而且明年該赤字必然會繼續慣性大增,為美國泡沫的徹底破滅準備多點彈藥。當然,如果其他貨幣一起升值,則這種危機就可以轉嫁出去。但這個時代,誰比誰都不傻,你美國自己搞出來的爛攤子要全世界背,有這種可能嗎?誰背誰傻而已。
日本泡沫破滅10多年了,現在還奄奄一息,而日本比美國好的地方在於其儲蓄率一直很高,而美國是0以下。本女都不想去想一旦這個泡沫破滅時的奇觀是怎樣,也不用想,一定很壯觀。目前為這個破滅積聚能量的除了原來的股市以及虛擬經濟部分,更會增加債券市場和房地產市場,其他相關的就不用多說了。
美國經濟破滅的必然和歷史意義,在本女打噴嚏打噴嚏馬甲中已經說得很清楚,就是2億5千萬經濟級別的最終結束,大破以後大立,然後是是12億5千萬經濟級別的開始,而這才是一個新的時代。

用最通俗的語言解釋:日本人目前最害怕的是什麽?

用最通俗的語言解釋:日本人目前最害怕的是什麽?一句話,就是人民幣和美圓堅決掛鉤。在以前的文章裏面已經多次說過,日圓最終的命運將是消亡,而且給出了一個具體的時間:2025年前後。那個帖子的題目是“2025年,日本必須面對的一個選擇:是美國的一個州還是中國一個省。”而人民幣與美圓的堅決掛鉤,將使得泡沫破滅10幾年後的日本經濟更加雪上加霜。這一點,日本人比誰都清楚,所以在人民幣升值的全球大合唱中,日本人是最早開始也是最賣力的。
最終為了使得人民幣能夠和美圓脫鉤,日本人可以有很多辦法。但最簡單的還是用迷魂湯灌中國人,然後中國人自己把人民幣給放開。以前已經多次說過,在目前美圓作為準世界貨幣的客觀情況下,人民幣的放開和美圓的脫鉤是同一回事。但狡猾的日本人肯定不會主動叫囂人民幣的放開,這樣目的太明顯,而是叫囂等價的一件事情,就是人民幣和美圓的脫鉤。這樣就可以暗度陳倉了,日本人對三國研究得可比一般的中國人熟,詭計多著了。
為了達到這個目的,日本人可以派他們的代理人到處宣揚,人民幣和美圓掛鉤,將使得國際流動資本象97年一樣大量湧入中國,這樣就會出現97年的危機之類的謊話。但是,全球化就是資本的全球化,資本的流動極為正常。但有一點是日本人、美國人都不肯告訴大家的,就是資本的積聚更是這種資本流動的最終歸宿。這才是日本、美國經濟發展的秘密所在,而這當然是不能和別人共享的。
最簡單的,資本不管怎麽流動,必然有一個沈澱最多的地方,而現在,這個地方就是美國。也就是說,美國經濟的發展,從最根本上就是因為美國是資本積聚、沈澱最多的國家。而中國要最終戰勝美國,只有一條路,就是取代美國成為資本積聚、沈澱最多的國家,這才是世界經濟大格局中最核心的變化動力所在。而積聚、沈澱首先在流動的基礎上,這一點大概不難理解。一旦這種資本的積聚、沈澱最終形成,日本將成為中國首先是經濟上的附屬國,其後的事情就好辦了。而這就是日本人睡不著的最根本原因。
阻止中國最終取代美國成為資本積聚、沈澱的最大國,就是目前有關人民幣升值大合唱的最根本原因,而從日本人、美國人等為這的忙活中,不難看到這個趨勢對他們的巨大壓力。敵人最害怕的,當然也就是我們要堅持做的,我們越堅持,敵人就越害怕,這個道理不是很簡單嗎?

穩定匯率,使中國最貧窮一億家庭成為十萬元戶的現實可能以及實質意義

今天本女老馬甲的老帖“長期穩定人民幣匯率,在短期內使中國最貧窮的一億家庭都成為十萬元戶”被翻了出來,當時沒有把穩定匯率,使中國最貧窮一億家庭成為十萬元戶的現實可能以及實質意義進行詳細的解釋,這裏補充一下。
所謂人民幣升值其實在某種程度上是一個虛擬的性質,是一個相對的概念。由於現實的經濟體並不是全面無壁壘的,因此以具體商品來衡量幣值總是太書呆子了。幣值其實可以看成一個經濟體的總量除貨幣總量,也就是說幣值代表了單位貨幣的經濟量。顯然,這是很粗糙的東西,但實際和這有著很大的正相關。正常的封閉經濟系統,貨幣增長必然和經濟增長相當,這樣比值就是不動的。然而,實際上並沒有封閉的經濟系統,一旦兩個以上的經濟系統出現交流,就必然有幣值的波動出現。
太理論的東西到此為止,就說目前的人民幣問題。所謂人民幣升值,也就是人民幣單位代表的經濟量相對美圓的大了。這裏有一種處理的方法,就是人為增加貨幣使得人民幣單位代表的經濟量減少,從而保持和美圓不變,這樣就抵消了人民幣的升值壓力,而人民幣也多了。至於多出來的人民幣,按本女的建議就是分給中國最貧窮一億家庭使他們成為十萬元戶。這種方法的實質就是縮小貧富差距,有點劫富濟貧的意思。
很簡單,當經濟總量不變的情況下,在沒有多出人民幣之前,一個有1億資產的人所代表的財富和多出人民幣後所代表的顯然不同了,這一點大概不難理解。而對於窮人來說,其財富是增加了。而由於經濟財富總量不變,所以財富是從富人流到窮人那裏去了,而且是越有錢被分得越多。然而,由於個人的財富和經濟總量比極其微小,因此相應被分掉的比例其實很少。而由於人民幣幣值不變,相對美圓,這個財富反而是不變的,而窮人不管相對美圓還是人民幣都變得有錢了。
中國的經濟發展中貧富分化的問題日益嚴重,這次人民幣的升值壓力是可以用最少代價去解決這個問題的,一旦中國最貧窮一億家庭都成為十萬元戶,對消費以及經濟將給予很大動力,對富人的生意也有好處,最後將是皆大歡喜。

從短信經濟的蓬勃看中國特色經濟模式創建的可能和必要性

經濟說白了就是一種遊戲,遊戲有不同的玩法,不同的遊戲在不同地方的受歡迎程度不同,對應的經濟模式也可能不同。而在經濟競爭中,模式的競爭是最重要的,誰是流行模式的制訂者,誰將獲得最大的利益。
經濟並不總是一種美國形式的經濟,各國經濟的贏利模式就更不一定相同。例如,最簡單的,短信在美國、歐洲都沒有流行,反而在中國最先取得成功,這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之所以出現這種情況,無非是因為一種文化、經濟發展水平等的綜合結果。首先,短信比較適合中國人的性格,例如:比較虛偽、死要臉活受罪、有點懶惰、能抄就抄、喜歡一種同一化的表達等等;其次,短信屬於比較傻瓜型的,只要腦部細胞沒死光、十只手指還剩一兩個,基本都可以勝任;最後參與的入門價格比較低,幹一回一般就1毛錢,而中國人都有湊熱鬧的習慣,從麻將成為國粹就明白這個道理,一般人都不能接受被人看成太OUT,所以就湊在一起瞎鬧了。
有一幫所謂的經濟學家總是把經濟神聖化,其實經濟和打麻將的道理沒什麽不同,也就是一種遊戲,神聖化一件事情必然就會有偶像出現,例如在經濟上就會把美國的模式偶像化,這都是腦部缺水的反映。也就象麻將不會成為美國國粹,橄欖球中國人也大多不喜歡,經濟上很多具體模式上國家的特殊也是必然被反映。至於這種特殊性在多大層面上能被擴展,這是一個實踐問題,和理論無關。因此叨嘮什麽神聖法則的人,都是笑話而已。
中國特色經濟模式創建的可能和必要性其實也是一個實踐的問題,關鍵就是要敢於打破一切神聖化、偶像化,美國的經濟只不過是一種美國的大遊戲,沒有什麽神奇的。曾經一度有些海龜拿著些美國、歐洲版的遊戲到處晃,這就象有些土鱉拿著些孔版、道版的遊戲在晃一樣,遊戲和時間、空間有關,脫離了這個,還是先一邊歇去吧。

國家意義上的大型投資絕對不能泛商業化、泛政治化,但一定要泛戰略化

最近有關京滬高速鐵路的爭吵很多,但歸納起來不過就是兩條:泛商業化或者泛政治化,恰好忽視了最重要的泛戰略化。本女認為,國家意義上的大型投資絕對不能泛商業化、泛政治化,但一定要泛戰略化。
站在泛商業化角度,當然就認為類似京滬高速鐵路這種東西只是一個投資,只要商業上有利益,就無所謂,離開商業,一切都沒意義;站在泛政治化角度,關鍵就是政治正確,例如不能便宜了日本人或者只要政治正確,把錢胡亂花了也行。這兩種想法都十分無聊。首先,國家不是商業機構,如果什麽都從贏利角度出發,那國家也無所謂國家了;其次,政治因素往往是最不可靠的,風雲變幻,一個大的投資單純從政治下手,不免太過兒戲。
有一種人可能要說,什麽都不能泛,連泛也不泛來表示其徹底,但這種說法只是一種遊戲,不泛正是爾泛之處,這難道不是很清楚?本女對徹底沒興趣,明確主張泛戰略化,但前提是對國家意義上的大型投資,而不是一些雞毛蒜皮的事情。
所謂泛戰略化,就是說國家意義上的大型投資必須是建立在一個大的國際戰略總體構想上面,沒有這一點,一切都是瞎掰。本女是站在這個角度反對京滬高速鐵路的建設,而且對目前的國際戰略總體構想表示深深的懷疑。另外,站在國家間遊戲的角度,即使要投資這個項目,也應該和目前的人民幣戰略聯系在一起,這就象一個好的話題,在國家間的遊戲中絕對可以玩出一場好戲,如果就純粹當成一個商業或政治行為,那是不是有點無聊,太浪費資源了?在國家間遊戲上,話題就是最大的資源。
至於有人瞎掰什麽操作,就更無聊了。操作是和視角有關的,什麽的視角就有什麽的操作,操作是次要的,視角才是關鍵,沒有什麽固定不變的所謂“是怎樣”和“怎麽做”,這都和視角有關。站在國家的層面,就是和泛戰略化有關,一個大的國際戰略總體構想才是關鍵的關鍵。

中國外匯儲備必須也必然繼續大幅增加,這是人民幣最終戰勝美圓的必由之路

最近除了人民幣升值的全球鼓噪外,有一股暗流就是鼓吹外匯儲備太多了,一旦美圓變成廢紙就怎樣怎樣。這種言論其實是配合人民幣升值的鼓噪來的,只是企圖從側面達成其目標。
資產的不同形式和能量的不同形式是類似的,在大的全球經濟循環角度,資產在轉化中是守恒的,其前提就是沒有出現戰爭之類的問題,也就是在一個正常的經濟狀況下。所謂經濟崩潰,從本質上只是資產轉化失靈,因為所謂資產的價值,其實只是一個相對的意義,一旦全社會資產轉化失靈,則意味著一個系統性的崩潰,其中受到最大沖擊的就是泡沫化最高的部分。這種崩潰都是從資本的逃離開始的,一個國家的崩潰往往就意味著另一個國家的興起,因為崩潰只是在資本逃離的中後期出現。就象計算機系統崩潰以後並不就是計算機可以扔了,只要重新格式化、重裝系統就可以。當然,對於經濟系統來說,這一個重裝是一個痛苦的過程,然而並不是不可恢復的。
經濟系統的恢復有不同手段,一種是戰爭性的、一種是非戰爭的。準確地說,戰爭性的是一種危機轉嫁,說直白點就是破罐破摔,先把系統崩潰的國內矛盾往外轉嫁,打完以後再恢復系統。因而,最終來說,系統的恢復都是非戰爭的。如果是真正的戰爭,什麽資產形式都是廢的,例如核戰爭,人類都沒有了,還資產什麽?所以擔心外匯變紙和擔心天掉下來、擔心核戰爭是同一回事。
由於資本的全球化,對於正常經濟環境下的資本安全,形式是不重要的。因為在正常的經濟系統中,資本的轉化都是正常的,資本以任何形式存在都沒有問題。但對於大宗的資本持有來說,不同資本形式之間就必須有一個組合性的持有,這是躲避一般性經濟震蕩的好辦法。對於國家來說,外匯就是一種資產形式,隨著國家總資產的增加,就算是外匯的固定比例不變,外匯的持有量增加是極為正常的。中國外匯儲備必須也必然繼續大幅增加,這是人民幣最終戰勝美圓的必由之路。有些人擔心什麽一旦打仗,美國將封閉帳號之類的東西,請問:美國公司在中國沒有投資?在國際資本流動國際化的今天,類似的擔心極端無聊。在資本全球化中,國家越開放,資本越安全。美國可以封伊拉克帳號,因為美國在伊拉克沒有資產,但美國公司在中國投資越多,封帳號誰吃虧,請想想?
另外,本女強調的東南亞戰略一個很重要的部分就是金融市場,一定要有一個由中國人控制的全球性的金融市場,而這將是東南亞戰略的一個必然結果,一旦這個完成,中國的抗風險能力將大大增加,這才是一個正確的方向。

經濟學從根本上是政治學:評:“張五常: 不要讓人民幣自由浮動!”

昨天有人把“張五常: 不要讓人民幣自由浮動!”帖到了深水,全帖最重要的一句話是:“其一是穩守匯率之外,取消所有外匯管制,加上大事開放金融與簡化稅制”其中的“其一是穩守匯率之外,”是虛的,如果沒有這一句,目的太過明顯,有了就可以晃人耳目了。
匯率和匯管不同,這是顯然的,但這種顯然只是在學理上的,一旦在實際中,這就往往分不開了。有人可能會用香港的聯系匯率來說事,但香港的情況和整個中國的情況能比嗎?就是香港如此完善的金融體系,在97年都差點給鉆了大空子,目前中國的條件下沒有匯管,那不是開玩笑嗎?
經濟學從根本上是政治學,一個具體的經濟現象,在學理上的解決方式肯定不止一種,但選擇什麽,就是一個政治性的問題了。而選擇才是最根本的,沒到拍板那一下,只不過瞎鬧而已。例如人民幣升值問題,在學理上解決的方式很多,選擇哪一個,最終決定的還是政治立場,所謂政治立場,歸根結底就是不同利益之間的問題。堅持匯率穩定以及匯管,然後印鈔等人為貶值方式是一種解決方法,象“張五常: 不要讓人民幣自由浮動!”中那兩招也是一個方法,然而方法後面的政治動機是絕對不同的。對於張五常代表的政治勢力來說,當然是不希望出現前面那一種,而他們推薦的這一種,後面跟著的狠招也不會先說,但一旦按他們的去做,就真是吃藥了。
在資本全球化的今天,政治學從根本上也就是經濟學了,這兩者已經密不可分。從“張五常: 不要讓人民幣自由浮動!”中這種不動聲色、貌似公正的論述中可以看到,在學術偽裝下,販賣的可能還是原來一樣的藥,在狡猾方面,千萬不要低估對手啊。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